暴石天空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新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3|回复: 1

SCP-SA-009 我于万物之中

[复制链接]

 成长值: 102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2-22 11:47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崭露头角

    11

    主题

    12

    帖子

    58

    积分

    SCP Writter

    积分
    58
    贡献
    44
    发表于 2020-5-1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享受完整功能服务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账号

    x
    本帖最后由 SCP 于 2020-5-1 13:16 编辑

    让咱们走吧,就你还有我

    当十一日帝国正将天空吞没

    宛如人形溶烂得像蛤蜊摆上早餐桌


    scp_sa_009_acs.png


    特殊收容措施:SCP-SA-009当前无法被收容,并且正在促成ZK级现实终结场景。最为可行的方案是令被认为是SCP-SA-009焦点的研究员塔罗兰与一切基金会站点及人员自我断绝联系,以避免对基金会资产造成进一步的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被收容至极度偏僻的区域,SCP-SA-009的破坏能力将会暂时消失

    停止

    得以控制

    残留少许

    ……

    最为可行的方案是令被认为是SCP-SA-009焦点的研究员塔罗兰与一切人类自我断绝联系,以避免对地球和其上的众社会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在偏僻之地迅速自我了断,SCP-SA-009将被废除掉。

    研究员塔罗兰不得离开基金会。

    最为可行的方案是令被认为是SCP-SA-009焦点的研究员塔罗兰与一切动物自我断绝联系,以避免对自然界及其生物多样性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在一小棚屋中度过余生,该棚屋应远离所有动物且尽可能隔绝植物。

    目前正在研究如何消除SCP-SA-009的影响,当前的建议包括将其发射到太阳。

    研究员塔罗兰的家属将被逐一处决,该程序应由总部派遣的多个机动特遣队——包括MTF Omega-8、 MTF Lambda-12、 MTF Psi-7、MTF Tau-5以及MTF Iota-10——中挑选的训练有素特工执行。上述特工将重新接受军事战术、特种武器训练并进行战术演习。被选定的特工需在黑尔精神病态评价量表(the Hare Psychopathy Checklist) 中得分30以上。

    特工们首先处决了研究员塔罗兰的母亲,然后是他的父亲。该建筑物内的一切生命形式将被终结。随后他们抵达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所在之处,她目前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学生。将她处决后,任何处于该建筑内的室友都将被肃清。最终可以通过使用配备消音器的雷明顿700狙击步枪近距离点射将其爆头。然后将这些尸体钉在研究员塔罗兰办公室门外的墙壁上,在泼上10公升汽油后点燃。研究员塔罗兰将被拘束并强迫跪在尸体前

    SCP-SA-009将被分级为

    研究员塔罗兰的同事将被逐一处决。该收容措施的执行特工将从各类收容专家中挑选。站点自助餐厅的工作人员应将砷投入所有与研究员塔罗兰接触过的员工的餐饮中,直至并包括O5议会成员。

    一幅SCP-SA-009的画像将被放置在由纯花岗岩制成的采用爱奥尼亚式建筑风格的基座上,此基座须被安置于一个5m×5m的方形混凝土收容间中心,该收容间须保持不少于两(2)位接受过信息危害抵抗及抑制训练的武装警卫不间断持续监控。

    SCP-SA-009无法被收容。

    SCP-SA-009,将与研究员塔罗兰一起被作为礼物送至蛇之手。所有蛇之手操作员将被告知SCP-SA-009是第五教会极为重要的造物。而研究员塔罗兰将接受C级记忆消除并给予掩盖身份——他是布莱恩·弗雷德里克·邦迪斯基,一位第五教会高阶领导人。所有蛇之手操作员应被告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SCP-SA-009与研究员塔罗兰分离。

    SCP-SA-009将被收容在SCP-2432中,此收容措施将导致SCP-2432内出现一个尺寸约为3m x 25cm x 25cm的空间异常缝隙。该缝隙被指定为SCP-2432-1,它将在一个角落上穿过SCP-2432的墙壁。它通常会被电视机遮挡。穿过此缝隙将抵达一个陈设、装潢和异常性质与SCP-2432完全相同的空间。尽管布局相似,但这个从SCP-2432复制来的房间却缺少相同的被指定为SCP-2432-1的裂隙出口,因此它不是SCP-2432的完美复制品。该复制房间的窗帘挂在墙上并敞开着;这里没有窗户。

    SCP-2432-1的内部由A██████酒店通风系统所用的普通钢板构成,这也是对位芳纶织物间仅有的空隙。末端的两块钢板由与III型铁陨石成分一致的高浓度铁和镍构成。在这些钢板上还发现了用永久性记号笔墨水绘制的分形图案。

    出现于SCP-2432-1末端与SCP-2432位置相对且外观一致的门,开启后并不像SCP-2432的门那样通往真正的A██████酒店走廊,而是抵达另一现实(被指定为SCP-2432-Prime)。初步观察发现SCP-2432-Prime与A██████酒店走廊相似,且拥有同样的壁纸、灯具、地毯和装饰物,但两端皆无尽头,似乎可无休止地延伸。当前的理论认为,基于对SCP-2432-Prime及SCP-2432复制品的测量,其长度是无限的。SCP-2432-Prime的墙壁略有弯曲,理论上将之暂定为‘环’结构,但当前研究无法结论性地证实SCP-2432-Prime是否呈环状。SCP-2432-Prime内的每扇门上皆标注着“710号房间”,并通向一间看起来与SCP-2432完全相同的复制屋。然而,约有█%的房间中缺少金属对位芳纶织物,约█%的房间不具备SCP-2432文档中所描述的异常效应。SCP-2432-Prime中还将随机出现许多具有明确功能的房间,包括餐厅、会议室、健身房、游泳池、洗衣房和电梯间等。这些房间的设计与A██████酒店中的同类房间有所不同。

    SCP-2432-Prime内包含了一小部分异常物种和有机体,其中一些被认为是SCP-2432-Prime内的原生物种。这些生物被指定为SCP-2432-Prime-A1至A8。

    将SCP-SA-009从SCP-2432中移出时,SCP-2432-1迅速消失。所有进一步测试被O5-█禁止。

    研究员塔罗兰被从SCP-SA-009中强行移除

    研究员塔罗兰始终与SCP-SA-009保持在一起

    研究员塔罗兰被终结

    研究员塔罗兰须通过必要一切手段被维持存活

    研究员塔罗兰被放置于SCP-SA-009之中

    研究员塔罗兰应尽可能远离SCP-SA-009,同时与之保持联系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被杀死并放置于SCP-SA-009之中

    研究员塔罗兰不是SCP-SA-009

    研究员塔罗兰与SCP-SA-009之间存在深刻的联系。
    受访者:研究员塔罗兰

    采访者:Dr. █████████ ████

    <记录开始,03.99.90>
    采访者:所以说您究竟是谁呢?

    塔罗兰:我是研究员塔罗兰,SCP-SA-009的研究者之一。

    采访者:但我们这里没有任何记录。

    塔罗兰:我告诉你,我身上发生了一些很可笑的事情!但我无法形容,好像做梦一样,所有事物之间的联系都断开了。

    采访者:断开?

    塔罗兰:事已至此我很难集中精神。我感到十分不安,就好像现实不再那么……真实……我只能这样描述了。

    采访者:但我们这里没有任何关于您的记录。

    塔罗兰:……你刚刚已经说过了。

    采访者:所以说您究竟是谁呢?

    塔罗兰:等等,这里是怎么了?这是哪个站点?请再说一遍你的名字,博士?

    采访者:█████████ ████博士。

    人员:这不是个名字,只是从你嘴里发出的一阵噪音。我为什么会想到删节?在正常对话中怎么可能删节掉一个词?

    采访者:本次采访到此结束。

    人员:(地板消失,研究员塔罗兰坠入黑暗,房间开始融化,SCP-SA-009突然吞噬了█████████ ████博士。)

    <记录结束,[自选时间信息]>

    结束语:[简短概要和随后发生情况的摘录]

    研究员塔罗兰需与他的母亲一起生活直至事态平息。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以下文件包含致命信息危害。因此,访问该文件的人员须具有不低于14.5的认知阻值(CRV),若您未通过自动CRV验证,请保持冷静且不要活动,您所在站点的医护人员研究员塔罗兰将很快将来到您身边。


    SCP-SA-009已死

    研究员塔罗兰的任务是自出生至死亡为止与收容SCP-SA-009相伴终生,他应在朋友和家人的陪伴下渡过美满的人生并充分享受生命中的美好。

    研究员塔罗兰已死

    最为可行的方案是令被认为是SCP-SA-009焦点的研究员塔罗兰断绝与其自我的一切联系。研究员塔罗兰每周须至少冥想两次以清空其思想以及任何负面想法。如果这一行动失败,对象将被使用配备消音器的雷明顿700狙击步枪近距离点射爆头。若SCP-SA-009阻止了该行动,研究员塔罗兰的尸体将被用MP5/10冲锋枪迅速清理,此时对象发出的求救信号将被忽视。

    SCP-SA-009将由家住葛洛夫街288号的德思礼夫妇收容。他们总是得意地说自己是非常规矩的人家,拜托,他们从来跟神秘古怪的事不沾边,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那些邪门歪道。德思礼先生在一家名叫“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公司担任主管,该公司收容异常。他高大魁梧,胖得几乎连脖子都没有,却蓄着一脸大胡子。德思礼太太是一个瘦削的金发女人。她的脖子几乎比正常人长一倍。这样每当她花许多时间隔着篱墙引颈而望、窥探左邻右舍时,她的长脖子可就派上了大用场。德思礼夫妇有一个小儿子,名叫研究员塔罗兰,在他们看来,人世间没有比他更好的孩子了。

    SCP-SA-009将被封入一包星爆(Starburst)果汁糖中并埋在由亚伯拉罕信仰的牧师祝圣过的10吨土壤之下。

    研究员塔罗兰的所有同事须在他面前砍掉手掌并剜去双眼

    SCP-SA-009将被收容在配备一张床铺、一台带有DVD播放器的电视机、3套员工自由选择的浪漫喜剧光盘以及活短吻鳄肉床头柜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至月末,将使用MP5/10冲锋枪将之处决。当它重新出现之后,将与研究员塔罗兰一起被作为礼物送至破碎之神教会,所有破碎之神教徒将被告知SCP-SA-009是麦克斯韦宗极为重要的圣物。而研究员塔罗兰将接受C级记忆消除并给予掩盖身份,他是梅利韦瑟高层领导马克斯·利普斯希茨。所有破碎之神教徒应被告知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SCP-SA-009与研究员塔罗兰分离。

    SCP-SA-009应被收容在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2m×2m立方体内。该立方体将被存放在圣安地列斯州布莱恩郡居民Brianna K. Ally女士肚脐内的一个Keter级储物柜中。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与香薰蜡烛混淆。

    SCP-SA-009被允许造访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她目前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学生。SCP-SA-009将在其武装护卫的驱使下,残忍地强奸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撕裂她的眼球,砍断她的双腿,将她开膛破肚,而后使用它的能力扭转它所造成的伤害。然后要带她去迈尔乳业(Meyer Dairy)——宾州当地的一家冰淇淋店——吃香蕉船。在那之后,它

    SCP-SA-009严重威胁所有人员的生命

    研究员塔罗兰非常有益于所有人员的存活

    根据O5的命令,测试将于每周一在SCP-SA-009,SCP-1981,SCP-1171之间展开。

    拐角处有个名叫塔罗兰的研究员\小孩子在他背后咯咯笑\银行家他从不穿雨衣\SCP-SA-009的页面\真奇怪

    研究员塔罗兰须每月遭受一次酷刑。

    SCP-SA-009将不断播放美国喜剧演员的喜剧特辑,并且在研究员塔罗兰的母亲身边注意到第五教会成员帕特顿·奥斯瓦尔。机动特遣队Rho-19的成员将与项目相伴。

    研究员塔罗兰应被收容在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2m×2m立方体内,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他称为爱尔兰裔美国人。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别看SCP-SA-009。如果你不去看它就不会伤害你。别在脑海中想象SCP-SA-009的样子。如果你确实接收到了它的视觉图像你就会死。如果你试图去理解它,你必死无疑。别看SCP-SA-009。


    所有人员都要皈依佛门,并

    SCP-SA-009恨你

    研究员塔罗兰

    内部 某收容室 - 夜间

    研究员塔罗兰(30多岁,开朗,愈发变得焦虑)站在通往SCP-SA-009收容间外的门旁。他拼命敲着门希望有人能够拯救他,同时也为自己的生命感到担忧。

    塔罗兰:让我出去!让我出去!这不好笑伙计们!这东西会在这儿慢慢杀死我!
    我被困住了!

    中央监控系统:研究员塔罗兰的脸颊被汗水打湿,眼珠飞转

    塔罗兰:外面有人在吗?

    SCP-SA-009发出可怖的尖啸

    ……

    SCP-SA-009爱猫,每月应提供一只猫以表彰其良好表现

    SCP-SA-009将被收容在即将上映的《分身人》(Free Guy),一部由肖恩·利维(Shawn Levy)执导的电影中。

    ……

    (研究员塔罗兰在舞台右侧疯狂踱步,却只是再度恐惧地跌倒在舞台上)

    ……

    每月向SCP-SA-009提供十(10)名D级人员以表彰其良好表现。

    ……

    研究员塔罗兰疯狂地寻找着出路,但在本该是出口之处却撞倒一面坚实的混凝土墙上。奇怪的是,尽管前方看起来只是坚实的墙壁,他却只觉这是某种宏伟基座的一部分,被某些标新立异的艺术家依照标志性时尚(Ionic fashion)切割拼放。他摇了摇头以理清脑海中的思绪。“所以说,”他快速思考,“我被和这玩意一起困在这个鬼地方,外面的现实已不复存在。”他试图清空脑海中关于“这玩意”到底是什么的思绪,但他无能为力。它不符合描述。它就是混沌本身。

    SCP-SA-009将要被收容

    尽管他甚至无法确定地板的材质,他依然扒开了地板。

    SCP-SA-009将要被收容

    他成功撕开了一个小洞。

    SCP-SA-009将要被收容

    他隐约看到下方有光。

    SCP-SA-009将要被收容

    他想起了他的家人,他的同事,他的工作,任何与这世界的过去有关的东西,回到它存在的时候。

    SCP-SA-009将要被收容

    此洞可通。

    SCP-SA-009将要被收容

    SCP-SA-009

    ……

    ……

    ……

    SCP-SA-009将被其自身折屈之万物所收容。

    SCP-SA-009将被收容在万事谬误之所。

    SCP-SA-009被收容于下述笑话之中:

    一个家庭走入人才中介所,分别是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和一条狗,父亲对一位人才代理商说:“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代表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母亲说,“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父亲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母亲穿上父亲的服装,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代表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儿子(扮成母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儿子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女儿穿上父亲的服装,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代表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父亲(扮成儿子)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女儿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狗穿上父亲的服装,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代表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狗(扮成母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母亲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父亲穿上女儿的外衣,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人才代理商”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母亲(扮成父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狗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母亲穿上儿子的外衣,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父亲(扮成母亲)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儿子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父亲穿上儿子的外衣,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狗(扮成女儿)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狗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狗穿上儿子的外衣,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狗(扮成狗)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人才代理商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家人”的高帽,父亲穿上扮演儿子时穿着的父亲的外衣,走到他身旁说道:“我们的举动非常有趣,您应当扮成我们。”

    代理商回答,“抱歉,我不能扮演家庭成员。他们有点太可爱了。”

    人才代理商(扮成他自己)说道:“先生,您得看看我们的举动,我知道您会扮成我们的。”

    代理商回答,“好吧,好吧,我会看看的。”

    研究员塔罗兰给自己戴上一顶上书“人才代理商”的高帽,SCP-SA-009穿上父亲的外衣,走到他身旁说道:“[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代理商无伦次地喃喃自语。

    SCP-SA-009(扮成母亲)说道:“[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代理商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秩序将被废弃宛如人形溶烂得像蛤蜊摆到餐桌。秩序是恶棍们的通行证。真正的美好是无形的虚空,融化扭曲且腐败。你是否仍感幸福?”

    SCP-SA-009将被甜瓜收容

    SCP-SA-009将被收容在美国犯罪小说家罗伯特·B·帕克(Robert B. Parker)的坟墓中

    SCP-SA-009将被邓氏狼吞噬

    SCP-SA-009将被收容在一个与拉蔻儿·薇芝(Raquel Welch)真人大小相仿的蟑螂汽车旅馆之中。任何时候都需处在不少于四名O5议会成员的持续监控下,并且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被此物收容。

    研究员塔罗兰将给予以反击。

    研究员塔罗兰将重启SCP-SA-009。

    每月一次,SCP-SA-009将使用绦虫感染研究员塔罗兰。50,000至60,000只绦虫卵将由MTF Lambda-14成员注射入研究员塔罗兰的膀胱。

    每年一次,SCP-SA-009将被认定为神格不朽且至高无上的

    每年一次,SCP-SA-009将被认定为5级员工,并依照元分析部门的规定,以符合匈牙利乡村传统和销售埃及学小说的方式遭受虐杀。

    研究员塔罗兰不喜欢“3D打印机”的绰号

    SCP-SA-009应当被研究员塔罗兰用汤勺搅拌成脆片玉米并置于由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2m×2m立方体内直接监督下

    所有工作人员都要考虑到研究员塔罗兰是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产品,每月应定期使用格洛克43式9毫米手枪射杀他两次。随后在他母亲面前活剥他父亲的皮,然后烧毁房屋。在土地上撒盐直到无物存留

    来自基金会信息安全管理系统的通知

    研究员塔罗兰是支傲慢无礼的铅笔,他将被所有的故事避而远之直到十一日帝国将天空吞没,艹他。爆他菊。

    SCP-SA-009将被收容在[sO5-23的坟墓中

    提醒所有参与SCP-SA-009研究的人员它只是由一个生理学上为男性,有着犹太和爱尔兰血统的人类在他十几岁时的春季假期中写就的虚构之物,作为恐怖社区的失败写作者,他浪费了太多时间,还在聊天室里跟个孩子一样谈论左翼政治斗争,而且

    SCP-SA-009将被爱与理解所收容

    研究员塔罗兰将被一根连接在水箱上的软管插入直肠。水将缓慢注入他的身体,直到监视人员观察到其膨胀成球形。

    SCP-SA-009将被作为SCP-2000的控制程序收容

    根据梦神议定书(Protocol Morpheus),SCP-SA-009将作为来自SCP基金会的礼物赠予希腊驻美大使。然后他们会对他进行D级记忆消除并

    研究员塔罗兰通过反复濒死来收容SCP-SA-009。

    研究员塔罗兰不得再次捅破SCP-SA-009

    研究员塔罗兰将独自离去

    SCP-SA-009当前无法被收容,并且正在促成ZK级现实终结场景。最为可行的方案是令被认为是SCP-SA-009焦点的研究员塔罗兰与一切基金会站点及人员自我断绝联系,以避免对基金会资产造成进一步的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被收容至极度偏僻的区域, SCP-SA-009的破坏能力会暂时带走恐龙

    描述:

    SCP-SA-009是世间谬误之集

    SCP-SA-009是萌猫

    SCP-SA-009是正读到此处的你

    SCP-SA-009是现任美国副总统理查德·布鲁斯·切尼

    SCP-SA-009是食物

    SCP-SA-009是几张发霉的毛毯

    SCP-SA-009是研究员塔罗兰的灵魂

    SCP-SA-009是被称为Nobody的GOI

    SCP-SA-009是格林奇的思想(The concept of the Grinch)

    SCP-SA-009是SCP-055

    SCP-SA-009是一种杀人企鹅

    SCP-SA-009 不是四边形

    SCP-SA-009是M.S. Subbalakshmi

    SCP-SA-009是身体影像障碍症

    SCP-SA-009是你丢失的袜子

    SCP-SA-009是虱子

    SCP-SA-009是任何高速移动之物

    SCP-SA-009是看似由疯狂者书写的陈词滥调

    SCP-SA-009是自我厌恶

    SCP-SA-009是加里·吉克斯的肾脏

    SCP-SA-009是___

    SCP-SA-009是任天堂

    SCP-SA-009是最后一抹夕阳

    SCP-SA-009是基金会的管理员

    SCP-SA-009是一个枕头

    SCP-SA-009是马克斯·兰迪斯

    SCP-SA-009是自由爵士乐

    SCP-SA-009是由AM在哈伦·埃利森的《无声狂啸》中说出的每一个字

    SCP-SA-009是番木瓜和芒果沙拉

    SCP-SA-009是死亡

    SCP-SA-009是每一只曾经存在的蜜蜂

    SCP-SA-009是正被遗忘的挚爱

    SCP-SA-009是一品红

    SCP-SA-009是缩胸手术

    SCP-SA-009是1922年拍摄的纪录片《北方的纳努克》

    SCP-SA-009是一个傻瓜

    SCP-SA-009是野兽派建筑

    SCP-SA-009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书架

    SCP-SA-009是上述所有。立刻。永远。在任何时候。在你的梦中。

    这只可能是唯一的结论。

    所以停止发问。

    SCP-SA-009

    SCP-SA-009

    SCP-SA-009


    特殊收容措施:

    SCP-SA-009将被收容在位于圣安地列斯州的水疗旅馆中

    研究员塔罗兰将被授予对SCP-SA-009的主要控制权

    同SCP-2845一起,已授权允许对SCP-SA-009的收容使用外包收容资源和顾问。顾问被视为2级人员,任何时候都不得离开Site-100。若外包顾问必须离开SCP-2845或SCP-SA-009的收容,在释放前需要实行A级记忆消除。

    为了适当地收容SCP-2845与SCP-SA-009,至少需要30名受训的人员和一直持续提供的未受训测试者。48名受训人员当前被指派收容SCP-2845与SCP-SA-009,分成8个6人小组,并另外有24人作为预备队。已授权每周提供5名D级人员用于SCP-2845与SCP-SA-009的收容。

    Site-100已按照如下规格建立:

    [Site-100由9个同心圆结构组成,指定为Ring-A到Ring-I,在Ring-C和Ring-D之间有一个缺口,指定为Gap-1。6个圆形隔间分别位于每个Ring和Gap的0度,60度,120度,180度,240度和300度位置上。位于0度位置上的隔间与地理上的北方以及研究员塔罗兰的大学同学所养宠物的当前位置排成一直线。

    研究员塔罗兰的大学同学所养的宠物将在乞力耶德山的随机地点成为仪式祭品,尸体的脑浆将飞溅在一块岩石上并用一碗黄油爆米花和清爽可乐冲刷。请欣赏节目,只有在全福银行,只有SCP-SA-009,只有在Gastro Band,只有在黄金海岸,只有在Gruppe Sechs,只有在Krapea家俱,只有在卜仪保险,只有在魔豆咖啡,只有在Bean Machine,只有在你的地下室,只有在你身后,只在唯一,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救命,拜托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你的噩梦

    关乎你所爱之人的死亡

    你醒来,直面愈加疯狂的噩梦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我正在同詹姆斯讨论我自由州的故乡在他走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指出我们的小镇正在快速出现SA-009情景,例如:
    1. 似乎我们那有96年历史而看起来好像16世纪哥特式建筑(拥有保存完好的狮形石像鬼)的高中直到今年才被发现有第四层。没人知道长久以来它是怎样存在于那座建筑中的,从照片上看它在外观上完全不同,并且还有一架奇怪的金属螺旋楼梯。
    2. 高中还有一个带泳池的地下室,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近来它开始腐蚀一楼的地板。
    3. 好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有位不错的老黑人随机站在商店外和街角跳舞来引人发笑。然而在过去几个月里,他已失踪且无迹可寻。
    4. 即使我不记得自己应该如此,或者,至少,和大多数人一样记住他们的生活。大多数人都记得绝大多数事情;我只记得那些决定自我呈现的东西,通常是在朝向前方时由某种身体外部刺激引起的。
    5. 首先,完全是LordStonefish提出这个建议的错。其次,即将发生一场3P。第三,我不知道塔罗兰长什么样子于是自由发挥了。最后,我为错误的阴影和人体结构而道歉,因为我把90%的精力都花在描绘SA-009的啊嘿颜上了。
    6. 他打开门,詹姆斯对他笑了起来,像往常一样柔软甜美。他匆匆签署了一堆文件以给自己放个假期,但当与同事道别后就只剩他与詹姆斯了,Draven Kondraki开始哭泣。他与詹姆斯相拥,一个强壮的MTF队员被一个轻健的研究员抱在怀中,但詹姆斯拍了拍他的后背,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7. 我以为只有SCP-2317一个Appolyon级的SCP。但是后来我偶然发现了这个令人困惑的生物,不管怎么样,我真的没有弄清楚Talloran失去自己的思想并变成某种类似现实扭曲者或其他东西的。所以有人可以总结和解释一下SCP-SA-009吗,因为它让我感到困惑。
    8. SCP-SA-009是一个未知的实体,它会在完全错误和混乱的情况下摧毁与其页面相关的所有内容,因为编写其条目的任何人的精神和理智都会屈服于其能力未知的熵。它的等级?Apollyon。但 它 到底 是 什 么
    17. 我一直在为我操蛋的生活怒号,孩子。你手机后面有样东西,别去看,它只会让你哭得更难看。你会吵醒你的兄弟。你把这写在了大学申请书上,不是吗?某时某刻,你需要退后一步的时候你意识到自己是无辜的,并且可能处于道德凹地,现在是时候让所有好姑娘和棒小伙子直接走进怪物的下巴,等待令人作呕血腥的甜美释放。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

    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只有在

    受访者:SCP-SA-009

    采访者:研究员塔罗兰

    <记录开始,03.99.90>

    塔罗兰:最后,就是这么回事。研究员采访异常。我现在是决策者之一了。我将带来秩序。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就这样下去吧。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别想威胁我,没有我你什么都做不成!(塔罗兰手指自己)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即使你没有秩序也能活下来,你仍得抓紧我,你仍需要我,用些可怜的借口乞求规律以维持存在。真是可悲,你太可悲了。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你没法再恐吓我了。第一个百万年间我被这些毫无意义的收容程序、胡言乱语、幻梦般的逻辑所折磨,我曾感到这是世间最为深重的痛苦,但我活下来了。在第二个百万年中,无意义的收容措施仍令我备受煎熬,但我活下来了。到了第三个百万年我已经近乎麻木。在你变得麻木下去之前,你只有这么几次机会能看到世间万物了。但你这个混蛋知道吗?我活下来了。这比你所声称的一切都重要,因为你这愚蠢的畜生可从来没有活过。(塔罗兰戟指SCP-SA-009)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如果我终结你,事情将会重回正轨,我不相信还有什么别的可能。也许你会带着O5议会一起辱骂我的母亲……用……呃……哦我不知道,用多力多滋薯片做的杰克·尼科尔森的尸体,或者别的什么愚蠢的东西。我想你的愚蠢足够传遍整个多元宇宙了。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所以说你究竟是谁呢?问问你自己吧。在你准备作为人类战斗之前你是谁,不过是团泥浆而已,你什么都不是。我准备开战了,我厌倦了你的疯话,关于恐怖与灵异之事越是揭秘,影响就越小。我受够你了,你让我感到恶心。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塔罗兰:我得说,你会下地狱的,不过我们早就在那儿了。

    SCP-SA-009:[系统错误:数据损坏。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SCP-SA-009:(SCP-SA-009用了五年将研究员塔罗兰融化。邓氏狼在粘液上大快朵颐。SCP-SA-009是不朽的。)

    <记录结束,[自选时间信息]>

    结束语:[简短概要和随后发生情况的摘录]

    SCP-SA-009正对现实造成严重威胁,应被收容在自己的呕吐物中

    研究员塔罗兰将必须为他自己的不稳定负责。

    SCP-SA-009并不可怕

    所有研究员都厌恶SCP-SA-009并喜欢其他的SCP-SA-009们

    我他妈还没在这儿待上几个星期。

    所以,你看,这是一个关于事物逐渐消失的故事,刹那明灭的事物,逐步消失的现实。起初塔罗兰注意到周围没人能记住某些研究员,随后是名叫比利时的国家和他放在桌上的马克杯。再往后他的脚趾逐个消失,接着是蒙大拿州,群星开始闪烁熄灭。窗户在他眼前消失,树叶从枝头消散。他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却只找到了两根手指和一个拇指。一切都在消失,直到他用仅剩的近乎没有四肢的躯干在宇宙中最后一个收容间里敲打着快要消失的键盘写下最后的文章。然后他的眼睛,电脑和最后一根手指也消失了,只剩下他无目无耳无鼻无口无肢且赤裸的躯壳,接着,收容间消失,宇宙行将烁灭。

    这只是一场偶然的意外。

    我真的不确定该如何阐述这一概念。

    所以我换了一种思路,有人提议将婴儿猝死综合症(SIDS)加以扭曲,所以我将SIDS当做一种的天生逆模因缺陷,使得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始终面向后方。而且我还结合了其他人的想法,关于计算机程序不断计算着的可笑大素数,能让你对命理学产生狂热的迷信。最重要的是我令二者和而为一,或许这个天生缺陷的幸存者也患上了恋物癖,研究员塔罗兰是该项目的首席研究员。

    我无法令它起效。

    所以接下来我不得不寻找备用方案,某张古典音乐专辑的模因版,导致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中部的人们厌恶并愈发痴迷的我为基金会创造的一切,甚至是已删除的作品,或从未添加至项目主列表的文章。研究员塔罗兰是首个被模因化疯子杀死的工作人员。

    这简直是太愚蠢了。

    但我无法将研究员塔罗兰驱离我的脑海。

    数周以来他就只是静静待在那儿,偶尔评判我的举止,工作期间我本应教小孩子跳踢踏舞,但我却在想着他。在校期间我不断思索,试图在心理学课堂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场景将他塞进去。

    我一直在努力尝试。

    时光转瞬即逝,事情即将发生。

    最终,它降临于我。

    2017年3月24日凌晨一点,它降临于我。我从轻浅的睡眠中醒来,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几乎无法睁开眼睛,甚至濒临窒息。我努力想要恢复活动以挽救自己的生命,躺在床上被度小时如年的痛苦煎熬着,我的肌肉开始抽搐颤抖。

    然后,3级研究员,詹姆斯·马丁·塔罗兰,如恶魔般立于我的床脚。他看起来像片难以名状的黑影,不知为何我却立刻认出了他。他用那些可怕发光的眼睛盯着我,然后因我的现状而笑了起来,仅是这笑就让我吓尿了床。随后他从衣间抽出一把巨大而闪烁寒芒的弯曲匕首,在月光下散发着森然冷意。当我看向他时,他将刀塞进口中,水平切开。尽管他所用的力道不可能如此强大,但他的下巴落在了地板上,口中鲜血淋漓,舌头在血色瀑布中徒劳地翻转坠落。

    如同呼唤忠犬的哨音一般,陡然而至的恐惧自世界上每一个阴暗的角落嚣叫而来,汇入了构成塔罗兰的黑影。那是所有噩梦之集合,却曾是令我沉浸一年的美好想象,割喉总统,势不可挡的蜥蜴,发条人,眼豆,鹿神,瞬移的雕像,善良或邪恶的老者。所有恐惧之物安然静立。他们轻蔑地看着我躺在被尿液和粪便染透的床单上。“你为何会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我们终究不光彩,这些恐怖创作是多么愚蠢,你本可以写出些和我们这些垃圾不一样的伟大作品,你可以出人头地!”我听到它们开了口。

    它们注视着我,它们其中一员,一具腐烂的尸体,拍了拍塔罗兰的肩膀。他握着沾满自己鲜血的匕首靠近我,倾身向前。猩红的眼睛直击我的灵魂,看透我所做过的一切与犯下的原罪。我呜咽起来,而后调动肌肉中的每盎司力量以挪动嘴唇。

    “动手吧。”

    他将匕首刺入我的小腹,撕扯搅动,我的肠子如湿滑海绵般洒至木地板上。当研究员塔罗兰斜睨着我时,津液和着鲜血自他怪诞的血盆大口滴至我的脸颊,所有畸形的怪物得意地旁观着。

    我醒来了,而那只是梦一场。

    这便是你行将加入地方,我坐在此处写下这一切。我不得不如此,这感觉不错。自那场噩梦降临至今已有两天之久,而我才刚刚完成。这是最终的结局。这是万物的复生。我不知我是否可以自此继续前行,我不知我能否前行。

    十一日帝国将我融化,而我屈服了。自我加入基金会社区的那一刻起,我早已屈服。

    SCP-SA-009取得了胜利。

    SCP-SA-009已经失败。

    ……

    ……

    ……

    ……

    ……

    ……

    我恨自己。

    我爱自己。
    ……

    ……

    ……

    ……
    ……

    ……

    ……

    ……

    ……

    ……

    scp_sa_009_acs_1.png


    特殊收容措施:SCP-SA-009被收容在Site-SA-001内的Keter级气密收容间中。有四名武装警卫被发现曾驻扎在收容间外。收容间的内部由一个深达一公里的竖井构成,竖井上覆盖有耐酸性挡板。墙壁上每隔30米都装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它们似乎曾发生过剧烈爆炸。其他关于SCP-SA-009收容程序的资料所剩无几。

    描述:显然,SCP-SA-009曾是一Keter级项目,可能是某种实体,目前尚不清楚SCP-SA-009还具有何种异常性质。SCP-SA-009收容室是在对Site-SA-001所有Keter级收容区域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的。信息安全管理部已确认数据库中不存在SCP-SA-009的记录。关于SCP-SA-009异常性质的所有资料都是经由收容室的结构及从其内部所回收文件推定的。被分配监视SCP-SA-009的四名武装警卫存在显著的记忆丧失,无法确定自己是如何开始负责SCP-SA-009的。

    在SCP-SA-009收容间底部发现了3级研究人员塔罗兰的尸体,研究员塔罗兰自被委派至Site-SA-001起几乎立刻失踪。在他身上发现一部基金会标配手机,其中包含一段疑似SCP-SA-009收容程序的文本,但文本和内容谬误百出,与基金会惯用的[已编辑]语言和格式全然不符。自此已基本可以确定,研究员塔罗兰被分配负责SCP-SA-009,而SCP-SA-009具有强大的现实扭曲性质,它在某一时刻突破了收容,造成了CK级现实重构危机或ZK级现实终结末日,并由研究员塔罗兰以自身生命为代价阻止且扭转了该事件的发生。

    附录-1:[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我写完了。
    SCP-SA-009改编自SCP-3999,原作者 Lord Stone Fish,原译者 Freedom Koo

    暴石天空,我的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104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5-31 08:15
  • 签到天数: 62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暴石明星II

    43

    主题

    633

    帖子

    2770

    积分

    少将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2770
    贡献
    1593

    暴石璀璨铁十字勋章土豪勋章活跃之星

    发表于 2020-5-7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SAMP - 雷霆风暴
    暴石天空[SAMP雷霆风暴]
    RAGE - 西部世界
    暴石天空[RAGE雷霆风暴]

    隐私政策|Archiver|访问手机版|违规封号系统|暴石天空

    GMT+8, 2020-6-2 18:46 , Processed in 0.094898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